自己“作死”的南明王朝,这样一手好牌打的稀烂! - 太原票务网
 
自己“作死”的南明王朝,这样一手好牌打的稀烂!
 

自己“作死”的南明王朝,这样一手好牌打的稀烂!

发布时间:2019-07-19 10:45:27
 
1644年大明王朝灭亡后,朱明皇族在南方建立的南明王朝还存在了20年,在这20年中南明有无数次可以翻盘的机会,结果都没有把握住,一手好牌打的稀烂! 1644年清军入关后,明朝灭亡,福王朱由菘在南京称帝,坐拥江南广袤富庶之地,拥兵50万,完全可以跟满洲人拼一拼的。结果这帮败家子献上黄金一万两、白银十万两、绸缎一万匹跟清军谈判,说咱们一起来打农民起义军,事成之后清军退回山海关。 满洲人不是傻子,收下黄金白银,退回山海关免谈!不仅不退回,还挥师南下,咬着南明王朝打。朱由菘眼泪都快下来了——你们TM不按套路出牌! 试想,如果南明一开始就能联合起义军,一致对外,或许历史就是另一番景象了。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有待商榷。 关键南明王朝的腐败是腐到骨子里的,他们很好的继承了明末腐败荒淫的政治和党争,整个朝廷勾心斗角,乌烟瘴气,每个人都将自己的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响。 从上来看,这位福王朱由菘就是一个典型的享乐之徒。他的人生格言是“万事不如杯在手,一生几见月当头”,还写成对联挂在他的宫中。你要是个诗人也罢,对酒当歌人生几何,逛逛窑子别人还说你风流浪漫。可是朱由菘是肩负着国仇家恨,复兴大明的,你这样搞,还不如早点下来让别人来当皇帝! 有一年除夕夜,清军逼近,朱由菘闷闷不乐,大臣们以为皇上为国事忧虑,便为其宽心。结果朱由菘说,后宫美女太少了,南方又住不习惯……大臣们差点吐血! 颓废、空虚、腐朽的败家子!明朝就是被这些人亡掉的! 从下来看,朝中大臣们的党争还在继续着。拥立朱由崧登基的内阁首辅马士英独断专横,把持朝纲,卖官鬻爵。引得其他大臣强烈不满,左良玉打着“清君侧”的名义带兵直取南京。就这样搞内耗的! 清军趁着江淮防线空虚,乘机举兵进犯,不久便攻到了扬州城下。 在南明的众大臣中只有史可法心怀社稷家国天下,生活艰苦朴素,不参与党争,一心只为复兴大明江山,将满洲人赶走。史可法多次上书朱由崧这不争气的皇帝,要他学越王勾践卧薪尝胆,报仇雪耻。朱由崧无动于衷——还嫌史可法太罗嗦,滚犊子! 当清军攻到扬州城下时,只有史可法困守孤城,艰难地抵挡着。到处写信求援,各镇拒不听命,他们认为扬州败局已定,已无法挽回,何必妄增牺牲? 这时,你能看到的只有史可法有心杀贼无力回天的孤独背影…… 多尔衮的亲弟弟多铎写信五次劝降史可法,史可法干脆连信都不看,抱定了以死殉国的念头。 清军攻破扬州后,杀戮十日。对史可法却依然礼遇有加,一口一个“先生”,并许以高官厚禄。可见满洲人是很器重史可法的,多尔衮很爱才的。 只是,如果史可法早点投降,可能就不会有扬州十日的屠杀了吧? 最终史可法宁死不降,多尔衮只得下令成全他。史可法的民族气节与朱由崧、马士英等满朝腐败的大臣们比起来,简直是一盏明灯,可惜这明灯孤寂的终被黑暗所吞噬。 史可法死后,南明的末日也就快到了。清军渡过长江抵达南京,朱由崧带着一帮漂亮妃子仓皇出逃。南明文武百官一看主子都跑了,干脆都投降了。马士英后来也投降了清军。 朱由崧也没好下场,跑到距南京100多公里的芜湖时,被南明的芜湖总兵抓起来献给了清军——为自己谋一个高官厚禄才是最实在的。 朱由崧被关在囚车里押回南京处决,一路上老百姓夹道唾弃,臭鸡蛋、青菜叶满天飞。一个皇帝当成这样子,也是够悲剧的。 朱由崧死后南明又分裂成鲁王和唐王的两个政权,都火烧眉毛了,还不肯团结,还在搞窝里斗、内耗。南明就是这样一步步自己作死的!后来一些南明皇帝虽然也励精图治,有理想、有抱负,可是最好的出牌时间已经过去。整顿内政却已腐败都骨髓,联合了起义军却也为时已晚……那些苦苦的挣扎都是徒劳,一切的努力都只是增添南明的悲情色彩了。 中外逸闻秘史、百年历史老照片、探索神秘奇异事件 | 大嘴侃历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