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买房的你,为什么还留在深圳? - 太原票务网
 
没有买房的你,为什么还留在深圳?
 

没有买房的你,为什么还留在深圳?

发布时间:2020-05-09 08:46:15
 
没有买房的你,为什么还留在深圳? 你在深圳“漂”了几年? 买房了吗? 还记得当初是为什么来深圳的吗? 早上8点早高峰地铁,好不容易挤上1号线,拥挤的人潮里,肩挨着肩,背靠着背,开了空调的地铁车厢里,依旧有大把的人在流汗。 一个急刹车,直接和旁边的人来个亲密的拥抱,不过还好,只是拥抱,毕竟想摔倒地上,条件和空间也不允许。 憋着气,终于熬到高新园地铁站,一边推搡着一边喊着“借过一下”,逃似地从地铁上跑出来。 出了地铁口还只是第一道关卡,第二道还得排队出站,已经记不清被人踩了多少次脚后跟,也记不住多少次买的面包被压成了饼,最终在浩瀚长队中出了站。 还不忘在出站后稍微整理了一下头发,拉了拉衣服,踩着小高跟略带自信走进一栋超甲级写字楼。 6点后,下班大潮开始涌出,再一次排队进站,上班时相似的经历,下班得再经历一次。 一周5天,晓西要经历10次,这就是深圳。 (下班还要排队进站) (站内也要排队乘地铁) 上班甲级写字楼,下班关外城中村,是大多数白领的真实生活。都希望在哪上班在哪住,走路5分钟到公司,但租金不允许。 高新园一间合租单间都要近3000元,而西乡固戍城中村单间只有1300元。 在深圳,你以为的高薪工作,实际还不能支撑你在公司附近租房子住。 所以你来深圳,是因为高薪吗? 深圳工资高吗?再高,也没有房价高。 深圳平均月薪10088元,但依然有很多人喊着被平均。 深圳二手房平均房价5-6万,大把人嚷嚷着买不起。 (深圳近一年二手房价格走势) 晓西2015年大学毕业第一次来深圳,“我以为深圳都是电视里那样,高楼大厦写字楼,遍地都是工作,随手都是高薪”。 结果找了1个月,月薪3000元,租在一间400元的城中村单间,每晚打开灯能看到一群蟑螂在地上开派对,从尖叫到漠然。 习惯就好,她说。 “刚开始我怀疑以前听说深圳年薪百万的消息都是假的,直到我遇到了腾讯、华为的员工,才知道高薪是真,但这种年薪百万的人和深圳近1800万的人口比起来,还是少”。 她开始接受了自己平庸的事实,相信努力就有回报。 4年间她换了5份工作,从月薪3千到1万2,也从单身到已婚生孩子,家庭月收入3万,她以为终于有了安家的能力了,结果房价已经5、6万了,100万的上车首付对她而言,依旧困难。 3万的税前家庭收入对标5、6万的房价,抛开生活花销,买房的路任重而道远。 而2015年她刚毕业那会,南山华侨城的房价也不过5万出头,宝安房价不过3万。 “呵,大概这就是生不逢时吧,现在毕业生起薪都是5-6千了,400元的单间也变成了800元,这就是深圳速度吧”。 工资的涨幅永远追不上房价的涨幅,在晓西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。 深圳不乏高薪行业和高薪人群,但与之相匹配的是高额的租金和高消费的物价,以及在老家等待反哺的家庭,成年人的世界,除了容易胖、容易老,没什么是容易的。 在深圳能买的起房,安得住家的,不是拼爹就是真的足够优秀,买房这条路,犹如“千军万马过独木桥”,买得起的永远只是那么一撮。 买不起房,那就回去吧。 晓西扯开嘴角,笑了笑。“不是不想回去,而是回去不知道能做什么,老家平台有限,给的薪资待遇也有限,一眼就能看到头的生活,我不太想走”。 所以你为什么来深圳,是因为,梦想? 这一批的年轻人,大多数是不谈梦想的,得谈钱。 “梦想是什么?就是赚钱,体现我的价值”,刚毕业一年的韩梅梅理直气壮地说。 “工作就是为了赚钱,不谈钱,谈情怀吗,首先得解决温饱问题吧。” 她仔细和我算了一笔账“我和别人合租,每月租金2500元,伙食费1000元,化妆品护肤品500元,买衣服1000元,平时出去玩1000元,在深圳的生活成本就得6000元了,所以谈情怀之前,得谈钱”。 毕业一年的她,已经换了3份工作了,“哪的工资给的高,就去哪”是她选择工作的最高指标。 而且他们大多数的婚姻观都非常现实。 “没有房,我是不会结婚的”,韩梅梅说得很直白。 “房子不仅是安全感,也是归属感,不管是自己买房,还是男方买房,都希望在深圳有一套房子,才能真正算是留在了深圳。” 结婚要买房,在她们的潜意识里变得理所当然,婚房似乎成为一种默契。 虽说90后已经逐渐成为深圳买房的主流购买力,但大多数是自己出5万,父母出495万的那种,结婚要在深圳买房,不是深二代就是在那种高薪的企业上班的高薪人群。 按照“传统惯例”,买房一般都由男方解决,男人们不禁高呼:我太难了。 但还好,深圳足够开放,大部分女性已经有要独立买房的思想,买房也已成为深圳女性的压力。 在深圳,结婚要买房,不管男人还是女人,终究殊途同归。 如果几年过去了,你依然买不起深圳的房子,也找不到买得起房子的另一半,你回去吗? 韩梅梅敛住了笑容,耸耸肩,“暂时还不想回去,再看吧”。 “再看吧”这三个字在韩梅梅那成立,但在花姐那就不行了。 花姐今年孩子已经上幼儿园了,再过3年就得上小学了。但深圳学位太紧张了,尤其今年看着一篇篇文章都在说学位多紧张,有房有户口的家庭都要面临分流的情况,花姐更焦虑了。 “要留在深圳,要孩子能在深圳上学,必须得买房,不能再看,只有必须!”花姐斩钉截铁地说。 梦想、频繁跳槽在花姐这是不存在的,她说谈梦想好虚,现在这个阶段,还是谈钱比较实在。 为了存钱买房,少逛街、少应酬、少外出、少消费,多存钱已经成为花姐的日常。 看着公司同事经常点外卖,点下午茶,花姐经常以一种过来人的姿态,摇摇头说“啧,年轻人,真奢侈,等你结婚生娃就知道了。” 一旦生娃深似海,从此奶茶是路人,是花姐的真实写照。 花姐现在衡量价格不是用“元”来表示,而是说“1杯奶茶够买1斤猪肉了,3杯奶茶够给我小孩买1件新玩具了”。 不禁感叹,母爱多么伟大。 当初选择来深圳的人,理由各种,梦想、机会、高薪。 但留不住的却只有一个,房价。 房子捆绑的资源太多,来了就是深圳人是深圳开的最大的玩笑。 既然房子那么重要,买不起房,为什么你还要留下? 有人说是因为不甘、有人说是不舍、也有人说是不愿···· 你来深圳的原因是什么? 如果觉得在深圳买房无望,你会在深圳留到多少岁?